一川云水,一朵彼岸,流年于指间散落
一影碎念,一场风花,低吟浅唱成曲

随笔 ( 6 )

很喜欢高二的语文老师。

她也是我们的班主任。

因为我们班级的特殊性,她总是对我们很好,宽容包容,要求也不同其他班。

但是也给我们一种莫名的威信,让我们比高一安分了许多。在她的语文课上,又比高一的语文课活跃了许多。

很喜欢她上课,和以前碰到的语文老师都不同。可以从一个词延伸出许多的东西,让我的知识层面更广了。偶尔会讲故事,让我们更好理解。

她会抽背书,她说她是个性子急的人,但是无论我们背的多不流利,她都会等我们背完。虽然偶尔懒得背书被她点到,但是一句不会就可以让我们明天再背。她表面上看上去很宽松,其实紧迫着进度,我们都没落下背诵。

我最喜欢的是听她说她的事。

她...

【祺泽】有期限的恋爱 (短的不行)


*emmmmm圈地自萌不上升真人

*我觉得我越写越中二病走向,渣文笔,慎入

*祺泽太甜无法写be,所以最后来个逆转吧

*前两章是小马同学的内心独白哦!

<1>
如果只能对你说四个字,我想说我喜欢你

如果给我们的爱做个期限,是十年

<2>
遇见你花光了我所有的幸运,所以我的不幸就是得知十年之后我和你不在一起了,而是和另一个人在一起。

那是我的一个梦,它偶尔出现,刚开始它是个人,它说我告诉你,你和他十年后不在一起了,后来它变成钟摆,滴答滴答地走,和我说,你和他分开的时间又近了一些。

我有些害怕,也有些不屑。是梦嘛,梦和现实是相反的。可是这个梦怎么让我总感觉到真实...

选一个?

随笔( 5 )

多年之后想起那个晚上

北京早已入秋,夜晚的风还有些凉,你们穿着薄薄的长袖或是短袖夹克和白色的T恤,走在三里屯那繁华的街上。

看到有人路演,兴致突然来了,一起挤进人群,到最前排,跃跃欲试,眼神中渴望舞台,即使这个舞台在路边。

等台上的人唱完,真源不慌不忙的走上去,放上伴奏。

刚刚变声,带着一点原来的清澈和现在沉稳许多的嗓音,缓缓开唱。一瞬间大家都没了声音,开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,安静看着台上的人。一马当先,显然有些紧张,队友在下头立马为他鼓励,大喊“真源莫方”,感受到队友的加油,渐渐变得放开,带着路人一起到了高潮。

“我说过 我不闪躲 我偏要这么做”

一曲完毕,迎来热烈的掌声,90°...

随笔( 4 )

很喜欢夏日的末尾~

不知道为什么……

可能是因为要开学了,在暑假看了许多的校园小说让我憧憬学校。

虽然开学之后没有两天就不愿意学习,但是每年都还是很期待!

想到初三开学,和同学在天快暗的时候,有说有笑地走出校门,夏末中夹杂着初秋的风吹在脸上,吹起发梢,偶尔打闹。不知不觉走到零食店或者是那条巷子里的文具店,总是纠结今天要吃什么买什么文具,时间又悄悄有过了十几分钟,却是一天中短暂的快乐时光。或是要分开,或是继续一起走。累的时候会选择坐车,虽然只要坐一站。不累的时候会选择走路,看着天从深蓝色变成黑色。说着今天从哪里听来的小八卦,吐槽老师布置的作业太多上课的的内容听不懂,或是说说自己喜欢...

随笔( 3 )

忽然想起去年五月,因为要体育中考,我和我弟去体育场练习
我考800米 跳绳 仰卧起坐
我弟则选择1000米 排球 立定跳远
因为我排球打的不上不下,所以只是随意和他一起互相玩乐
而你,我却根本不想看到

所以我只选择记住快乐
我只记得那天,天超级蓝。我和我弟看着天空,说着一些有的没的,然后我弟问我“你一定要这样吗”
我用力的点点头“嗯”
我弟很无奈“那你拿我当炮灰啊 我已无力回天 你自己好自为之”
我说“我玩够了”
我弟一巴掌打在我后背上,抱着排球离开
我只是感到一点痛感,而已
反正没你伤的痛

我不怕孤独,反而享受
我只是在乎在你旁边像个陌生人般的孤独感
你并不了解我,你也不能从谁那里了解到真正的我
我都不知道我下一秒...

#易安全员父女向# 小日常1

*just 一个小脑洞,大家随便看看就好
*渣文笔 慎入啊
*看反响再决定要不要写2咯

『1』

“方翔锐!我回来啦!”方果进门喊到。书包随处一甩,就蹦哒到沙发上了。

“我跟你说多少次了!叫爸爸!没礼貌!”方翔锐撇着八字眉从厨房出来。

“我不管我不管!干爸们都是这么叫你的!我也要这么叫你!”方果一直摇头,小辫子甩来甩去。

“方果!你叫他们干爸,叫我方翔锐,你这区别对待!看我不收拾你!”方翔锐缓缓像方果逼近,作势要挠痒痒。

“啊!干爸,方翔锐欺负我!”方果对着房间大喊。

“别喊啦,你干爸们都去训练咯!”方翔锐立马笑了起来“小样,就知道你会喊人,早就被我全部赶出去了”

“哼,你肯定忘了一...

Day
And
Night

🚶🚶🚶

你好七月💙

1 / 4

© 微蓝雏菊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